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914阅读
  • 0回复

[原创-文学]郭城摔面传奇(长篇小说连载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野老

发帖
177
贝壳
371
威望
168
鲜花
3
臭蛋
0
金币
314
.

第九回:“北油坊”被抢劫,高卓臣查出实底

   193777日“卢沟桥事变”后,高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小日本在卢沟桥打响了侵我中华的第一枪后,中国大地上拉起了一支支抗日的队伍,这里不乏假抗日真搜刮老百姓的人。
胶东半岛一夜之间就产生了二十四支所谓的抗日队伍,其中一支实力最大的,就是赵保原的队伍。赵保原在胶东拉起的这支队伍,号称抗日救国军,总部设在莱阳的万第,后来被蒋委员长委任命为中将师长。赵保原派了一名副官带了一队人马住到高家镇上。这名副官带着手下人整天儿催粮催款,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然后再送回万第去,由此,这名崔姓副官得一外号叫“死催”。
这年的冬天,镇上来一伙人在光天花日下把“北油坊”给抢了个精光,而且还打出了“杀富济贫”的旗号!
  “二先生”和“大医生”很是有些不解,镇上有两家富裕人家,沟南的“南油坊”比沟北的“北油坊”富得多啊,为啥“南油坊”沒有被抢呢?难道“北油坊”是因为十几年前出狗殡一事儿才惨遭毒手?事情过去多少年了,不应该再揭老伤疤吧?再说“北油坊”也就这点有点不近人情的事情,再沒有其他欺男霸女的劣迹,如同“南油坊”一样,也是本分人家啊!
  “大医生”在“二先生”的书斋里,一边喝着茶,一边与“二先生”探讨着这事儿,两人终是不得要令,只能摇头叹息几句:啊,西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最吃惊的人,还是高卓臣啊! 你道为啥?可以说,高家镇里里外外的地下党员都在高卓臣的掌控之中,他不发布命令,是绝不会有人贸然行动的!可是,如今镇上竟来了一伙自称是“杀富济贫”的人把“北油坊”明晃晃地抢了个精光,高卓臣能不吃惊?不吃惊就怪了啊!
  这绝不是党组织的一次行动,如是党组织的行动,自己是断然不会不知道的,况且高家镇及其附近,于连江他们牺牲后,都是自己负责开展工作的啊,这里面肯定是另有蹊跷的!高卓臣心里如是想,他觉得十分有必要弄清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一是对“北油坊”的高昆、高富俊两位同志有个交待,二是看看这事儿背后藏着啥子阴谋。
  高卓臣从不同渠道入手去打探这件事情,最终查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抢劫。原来,“北油坊”在早年间与镇上一个外号叫“红胡子”的人有点过节,此人勾结赵保原万第的人,化装成为“杀富济贫”的好汉们,对“北油坊”实施了抢劫,抢劫得手之后“红胡子”也随这伙人去了。高卓臣把这鲜活活的事实告诉了同志们,让同志们看清了这混浊不堪的社会,更激发了同志们推翻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的革命斗志,尤其高昆、高富俊兄弟通过这次事件更加认清了这个社会的本来面目,认识到只想发家致富是不行的,必须推翻这个不平等的社会,建立一种没有压迫与剥削的社会,人们的生存生活才会得到保障。于是,高卓臣决定把这件事情公诸于众,让人们看清赵保原及其部下的真正嘴脸——打着抗日的旗号,干着祸国殃民的勾当!
  “北油坊”老当家的去过大蒿卫城里找过“歪嘴子”警察局长,也去郭城四区求过区长于国英,得到的答复是一个样的,那就是现在国难当头,不能随意诬陷一支抗日武装,沒有证据的事儿,是不能去查办的!这话把“北油坊”老当家的当场气得吐血,回家后大病一场,差点要了老命。
 高卓臣将“红胡子”勾结赵保原手下抢劫“北油坊”的真相一公诸于众,就像捅了马蜂窝似的,各方人马立即在高家镇的里里外外忙活起来。
  驻扎在高山镇上的“死催”首先坐不住了!高卓臣与同志们写出了《告父老乡亲书》,分几处贴在高山镇上的大街上,其中高家祠堂的大院墙上,“龙头槐”树身上,都贴了《告父老乡亲书》将赵保原与部下揭露出来,怒斥他们假“杀富济贫”真土匪強盜的嘴脸,还原了事情的真相。“死催”看到这《告父老乡亲书》指名道姓地将赵保原揭露无遗,慌忙亲自去万第向主子报告去了。
  赵保原得知“死催”的报告后,便公开地耍起流氓无赖的技俩。赵保原亲自率卫队骑着高头大马到了郭城四区区公所,来找于国英区长兴师问罪来了。任凭区长于国英如何地招待与安慰,这个胶东二十四个土匪司令中的老大就是油盐不进,非逼着于国英给个交待不可,否则他将发兵踏平高家镇。他把马鞭子握在手里,指着于国英的脑门子骂道:“娘希匹,老子拉起队伍是来抗日的,老子是蒋委员长亲封的中将师长,老子是堂堂的国军,老子能去干打家劫舍的事儿?纯粹是栽赃,是诬陷!娘希匹的,你们地方政府如果不把造谣分子查找出来正法,老子就踏平高家镇!”这赵师长是很有威风的,据说处处以蒋委员长为楷模,就连说话的腔调儿、走路的姿势都极力模仿蒋委员长。
  于国英顶不住了,决定查办张帖《告父老乡亲书》的人,以平息这场突出其来的风波。
  副区长于乐斌劝于国英说:“区长,谨慎为妙啊,是不是拖一拖呢?或许赵师长火气过去了,事态也就平息了,呵呵,请您三思!”
  “拖个屌!”四区中队副于善坤接上话说,“这类造谣生事者,就得捉,捉了,就地正法!”
  于乐斌摇谣头,默默地走开了。
平时,于国英还能听于乐斌的,如今赵保原兴师问罪问到他脑袋瓜上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别惹得那兵匪于一身的赵大师长真得犯了驴脾气,那可是吃不了得兜着走了,恐怕兜都兜不住了,于国英区长这么心思着。 于是,于国英命令高家镇的联庄会来查办此案。
  高家联庄会,几年前让于连江端了老窝,不几天又成立起来了。实际上是这是个个大杂烩,啥也管,有七八人,还有七八条枪,受郭城四区管辖。里边这七八个人,都不是些啥子正经人,尽他娘的是歪瓜裂枣儿,那个头儿更不是人揍的玩艺儿,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儿占齐了。于国英一下令,这伙子狗东西就忙活开了,他们巴不得下去威风威风,顺便拿点吃的用的,见了大姑娘小媳妇的,还能摸两下子奶子掏两把裤裆过过那色瘾,一群猪狗不如的玩艺儿,高家镇的老百姓都这么说。
  高家镇联庄会里有一个高家镇上的人,这人欺兄霸弟,踹寡妇门,扒绝户坟,就差欺母奸妹了,啥子坏事差不多都能做出来的。他说他在那天晚上从局子里回家碰见了那个贴《告父老乡亲书》的人,这人就是高春照!高春照是高卓臣本家的一个兄弟,也是他发展的第一批党员之一,的确是在晚上去贴过《告父老乡亲书》的。
  高春照被高家镇联庄会拘起来了,任何人不让见!
  高卓臣来找他的老师“二先生”了!
  “二先生”笑了,他笑得好暖昧,笑得让高卓臣身上都冒虚汗了。 笑罢,“二先生”平静地说道:“卓臣啊,你是俺的爱生啊!俺从不问你在干啥,但俺相信你干的都是大事儿,只要不是伤天害理,老师都会支持你的!”停了一会儿,“二先生”继续说,“那天,俺也去看了《告父老乡亲书》了,俺一眼就能看出那文采与字笔是你高卓臣的,呵呵,化成灰,俺都认得,信吗?这件事儿,老师支持你!因为你做对了,还原了事实的真相,维护了人间的正义啊!”
  “二先生”去请“大医生”一起去高家镇联庄会,想保高春照,联庄会那头儿说他说了不算,要找去找于国英区长;两位先生又去找“死催”,“死催”说得去求赵保原师长,又说造谣诬陷赵师长的人就该死!
  高卓臣找到了“北油坊”老当家的,陈叙了厉害与得失,央求老当家的去大蒿卫警察局找一找“歪嘴子”局长,再去郭城四区求求于国英区长,高显、高富俊也在旁边帮着高卓臣敲边鼓帮忙儿说合着,老当家的答应着明天立即动身。
  “北油坊”老当家的无功而返,碰了两鼻子灰! 在大蒿卫城里,“歪嘴子”局长说,这是地方纠纷,不该他管,他想管也管不着,有四区区长管着哩。 在郭城四区区公所里,于国英区长说,这人惑众造谣,就该惩处,能不能放人,得去问问赵保原师长。
  正当“二先生”和“大医生”要联袂去万第见赵保原那天早晨,高春照被全副武装地押解到朱吴砍杀了!
  临刑前,二十九岁的高春照,轻蔑地看着刽子手中的鬼头砍刀,长声笑道:“这是啥子屌世道啊?抢了人家,还不让说,这不是官匪勾结又是啥呢?杀吧,奶奶个逼的,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俺们的人会一茬接上一茬,非造倒你们这些乌龟王八蛋们不可,去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胜利永远属于俺们!”
  事后,“南油坊”的高成章、高显说,何必呢?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多好啊!
  高春照的兄弟高春池煞一煞腰带说:“哼哼,等着瞧吧,俺们将来一定比你们強!”这高春池那时早已是一名地下党员了。
几天之后,高卓臣的新文艺社和新剧社被查封,他本人遭到通缉。
  高卓臣藏到了大苇塘里去了。高卓臣藏在大苇塘里,饿不着,渴不着。饿了,就摸鱼虾,捉青蛙吃;渴了,就喝大河塘里的水。一有风吹草动,他便嘴里叼根打通的芦苇杆儿,潜在大河塘里,半天不出水面,即使再心细的人也不会发现,更何况是在这渺无人烟的大苇塘呢。
  风头一过,高卓臣便走出大苇塘沿着石现河,绕过大凌湾,重离家乡去往蓬、黄、掖一带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66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