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419阅读
  • 2回复

[原创-散文]思念母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74
贝壳
2392
威望
699
鲜花
1053
臭蛋
107
金币
2351
                                     思 念 母 亲
                                  献给母亲孙翠英十周年祭日
                                 隋建国
    20年前的1998年清明节,我们全家4世同堂18口人欢声笑语的围坐在母亲身边为她老人家过了了一个幸福满堂的73岁的生日。此间因属于热心观众的关系,远在300里外的青岛平度电视台用图文风貌的方式免费为母亲点歌祝福长达半个小时。那气氛,那场面,饱经风霜的母亲满面春风,举杯和儿孙们共度这美好的良宵。
    2008年农历3月3日,我们又为母亲过了83岁的生日。此时此刻,庆寿晚宴上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曾孙子曾孙女等个个强装笑容含着泪水为她老人家祝福生日快乐。此时此刻,躺在炕上的母亲尽管已经无有力气说话,但她头脑清醒瞪着含着泪花的双眼,凝视着眼前的亲人,那样的慈祥,那样的温馨,久久久久。
    祈祷祝福,我们多么期盼为了家庭为了我们艰辛拼搏奉献一生的母亲能闯过鬼门关,多多享受晚年幸福的母亲再次站立起来啊!庆幸的是,这一天她昏迷了一次,竟然闯过了一次鬼门关。然而,就在她生日后的第7天,母亲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
    母亲去世后,为了让她走的风光,我们按乡村旧的传统民俗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追悼会、吹鼓手、道士为其超度亡灵,因母亲是我家有功劳的人。事后我专门为她老人家制作了长达2个小时的DV片子,将其生平及离家时的情景以文字、图片、视频的方式记录了母亲的功绩,以此做为家史留存,教育后人不忘母亲的功德。
    整整10年了,母亲的身影时常在眼前出现,她的离去好似就在昨天。“国儿,孩子们不在家,我做好了饭,你过来吃吧。”我醒了,原来是梦。这不是梦,是母亲对我的牵挂,因我身边10多年了没有老伴照顾。
    10年了,母亲去世时的情景一直在眼前,她的小屋子被褥用具依然如故,我经常开门打扫,那口挂钟我定期为其上弦,听到那“铛铛”的报时声,好似母亲健在……
    的确,我们的家庭能有今天,全是母亲的勤劳和高尚的情操换来的。
    母亲孙翠英1926年生人,年岁17就嫁到我家,承担了七八口人的家务。1947年,在我不满8个月时,父亲在招远纪山的一次战斗中为祖国的解放献出了宝贵生命。噩耗传来,全家人无不悲伤至极。母亲的眼泪哭干了。可为了我们兄弟俩,为了我们这残缺不全的大家,她强咽苦水,独自担当起家庭的重任。。
    一年后,在村妇救会工作的五婶因病去世,叔在外地为党秘密工作,抛下5岁的建华大哥只好由母亲照看。为了让叔父安心在外工作,母亲把建华哥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这样对我来说就有了大哥小哥之分,至今大家认为我们是亲兄弟呢。这年母亲刚满20岁。
    1948年,国民党对山东胶东解放区拉网重点进攻,母亲就用绳子把我拴在腰间,带着两个哥哥逃离他乡。母亲常说那次“逃犯”我不懂事,途中哇哇直哭,怕让敌人听到,堵住我的嘴,差一点把我憋死。为了躲避敌机,母亲在村前小沟边挖了个防空洞。一有风声,母亲就让大哥背着我,领着小哥躲进洞内,而她自己冒着风险在家中照常纺纱织布。
    母亲为人忠厚、勤劳、节俭。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当初的家是分了合,合了又分。最后一次是在大伯父和三伯父有了伯母后才正式分开了。这时已进入合作社时期。至此,母亲不仅要忙家务,还要带领我们下田劳动。伯父看我们辛苦,争着帮忙,母亲总是不让,宁肯自己受累,决不连累他人。白天,她奔波在田间;晚上她煤油灯下纺线织布,哒哒织机声陪她度过无数不眠之夜。市集布匹摊母亲是常客,卖布换回来的钱,她从不为自己花一分。有钱人家穿什么,我们就穿什么,别人有的我们全有。母亲常对别人说,孩子的父亲为革命牺牲了,我做母亲的就要把他们养育好,这样才对得起他死去的父亲。
    每年的春节,村民们敲锣打鼓为烈军属送光荣灯,母亲一听这锣鼓声就心酸。她思念父亲,更盼望幸福美满的家庭。 但她从没有在我们面前掉一滴眼泪,每次总是强装微笑迎送前来慰问的人们。冬天到了,村里安排我们们用集体的楷草烧火做饭取暖,母亲不肯,顶风冒雪带我们去岗山拾草。手上裂了几道口子,就抹上点管油用火烤烤用布包扎好继续干。我心痛地说:“妈,有生产队照顾咱们何必吃这苦头?”母亲总是笑着说:“现在咱娘们还能自理,等以后再说吧。”就这样,十几年来,我们没有多用集体的草,没有多取一粒粮。
    1957年,母亲带着10岁的我和12岁的建军小哥步行到70里外的莱阳地委(后迁烟台)。回家时母亲连组织上发给我们娘仨4元8角往返路费都舍不得花,艰难地领着我们天不亮就动身,整整一天直到天黑步行返回了家,把节省下的钱给我们兄弟每人做了一件上衣。母亲的言传身教,使俺兄弟俩从小学就学会了勤劳节俭。我们常利用节假日四处搜集废品,有时手磨破了,腿累肿了,但心里很高兴。因用自己的双手挣几元钱,不仅满足了上学费用,还为家庭解决了燃眉之急,为母亲分了忧。
    母亲的高尚品德是家庭教育的良药。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是母亲为我们安排的第一门课程。烧火是我的分工,打水是小哥的份。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才12岁的建军小哥从十几米深井打水的吃力情景。冬天井岸上结了冰,小哥一气提不上来,还常让我在井边用力拽住井绳为他暖和手。母亲看得见,心也痛,但她是有意让我们兄弟锻炼成人。碰到别人在场,母亲常风趣地说:“看小国(乳名)又被罚了劳力。”
    母亲常教育我们说:“不吃苦中苦,难得甜中甜。”一次,我们哥俩到山上挖猪菜,贪玩捉了一下午鸟。傍晚回家只好用条子把篓子撑起来,在上面放了一层菜伪装,想骗母亲。可纸里包住火,母亲一眼就看穿了。当晚直到我们写了书面检查,才准许吃饭。她说,当父母的都希望孩子诚实为人。从此,我们再没有欺骗过母亲。
    1960年度灾荒,母亲天天带我们上山挖野菜。有一天,我们挖了不少黄花菜根,像小地瓜似的,看上去能好吃。但草药味挺浓,母亲加上点箩卜丝将就着往肚中咽。起初母亲还舍不得吃,省给我们。后来我和小哥实在吃不下去了,母亲才填饱了肚子。其实,黄花根毒性很大,后来得知本乡有食用后双目失明的,大概是箩卜能解毒吧,我们才幸免此灾,真是天照应啊!
    一天,离我们家不远的国家粮仓被盗,门敞开着,眼看满屋的救命粮,母亲不让我们动一点。她说,国家的东西,饿死也不能拿。
    母亲是外祖父门上的独根苗。我从7岁上学起,每逢过节,她就让我中午步行到8里外的姥姥家送好吃的。一进村总能听到夸赞母亲孝顺的声音。熟识的人见到我们兄弟俩总是说:孩子,长大后一定不能忘了你母亲,她拉着你们过日子太不容易了。在姥姥病逝前的日子里,她白天回姥姥家伺候病床上的姥姥,傍晚回家照看我们俩。身体瘦了,病倒了,可从没有误过一次我们上学的饭。
    1964年,年仅38岁的母亲就当上了婆婆,她的头发白了,额上的皱纹深了,可她仍旧那样,为了家业不分昼夜地忙碌奔波着。在我中学毕业后那年,正值外祖父卧床不起。母亲又尽到了儿女的职责。上级每月补贴她的几元钱,她一点也不用,好吃好用的全给老人。
    2001年夏,我家三人不幸遭遇车祸,伤势最重的是母亲,三天三夜昏迷不醒。值班医生已下达了病危通牒,让我们做好后事准备。此时此刻,我的心碎了,我们欠她老人家的太多太多,已无法偿还;我内疚,我还未尽孝、还未留下一句话,伟大的母亲就要离我们而去。泪水伴随着我寸步不离守候在她的身边,期盼着期盼着……。令人庆幸的是72小时后,当远在济南的建华大哥大嫂赶回栖霞准备见她最后一面时,母亲竟奇迹般地醒过来了,一下就认出了哥嫂。“四妈妈你好啊?”“好,好,你们怎么回家了?”“想你,回家看你来啦。”半清醒的母亲眼含热泪紧紧握住胜似亲生儿女的侄儿侄媳。可她那里知道她是从死神中刚刚逃生的,三天来的惊天动地她全然不知。当得知因车祸住院多日,又听到大儿子也伤势严重,慈母牵挂的泪水不时夺眶而出。为了安抚老人,家里人只好用担架把建军哥从外病房抬到母亲身边,让母子相见述说衷肠。看到日日夜夜守候的儿孙们,母亲的心焦了。她心痛孩子们受累了;她挂念家中的曾孙无人照顾;她焦急家中的农活;她舍不得花钱……。在她右腿骨折尚未恢复、脑干受损头脑时清非清的状况下,说什么也要出院。医生和家人百般劝阻也无济于事。不出院就不吃不喝不治疗,输氧的管子两旁守护的按住她的双手,她就用力摆动头让其脱离。看老人那倔强劲大家束手无策,只好随其愿,带上药用被子把她抬上了回家的车。
    母亲生前的晚年,年岁已高,再加车祸留下的后遗症,虽然身膀骨不及当年,记忆性减退,可生活基本能自理。上级和村委给她的生活补贴,她常用来接济儿孙。母亲自强不息的精神,深深打动着儿孙们的心。大家都很孝敬老人。儿子送来大彩电,孙子送上电风扇。冬天孙女把亲手织的毛衣为她穿上。她总是先付上钱再收东西。现在我们都富裕了,家家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都争着接她到家中住,她说什么也不肯,说住自己的旧房习惯了。
    母亲的晚年是幸福的,抚养教育后代是她的最大乐趣,真真、欢欢、乐乐三个曾孙女和曾孙是她掌上的明珠。人们看到我们的美满家庭,都夸母亲是有功之臣。
    我不会忘记的是,2008年春节后正月18日,当我再次组织举办“岗山农民文化艺术节”,遗憾的是在我家门前轰轰烈烈的热闹场面母亲没有目睹到,因她喜欢看热闹看光景。当她从一生信仰的天主教会聚会拄着拐杖扶着墙返回家中时,大会已经落幕。母亲惋惜地说:“紧赶慢赶撒台了。”当时家里的人也都忽略了这一点。这是她最后的一次出门。可惜的是就在这第二日,母亲病倒了,40天后她老人家走了。
    10年过去了,母亲您在那个世界过得还好吗?您的儿孙们想您哪。
    妈,你不要再牵挂家和我了,家里的状况已经大有好转,我也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您老放心吧。
    愿母亲在天之灵保佑我们的家庭兴旺发达、让您的优良传统家风世代相传!
                 2018年清明节。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隋建国

发帖
31
贝壳
76
威望
24
鲜花
10
臭蛋
0
金币
36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30
家有好母亲,留下好家风

发帖
374
贝壳
2392
威望
699
鲜花
1053
臭蛋
107
金币
2351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4-03
回 APIS精品酒业 的帖子
APIS精品酒业:家有好母亲,留下好家风 (2018-03-30 16:41) 

您好,感谢您的关注。
隋建国
快速回复
限66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