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离线果都鹦鹉

发帖
47
贝壳
207
威望
66
鲜花
179
臭蛋
4
金币
42

1985年秋,那一年我16岁。
刚刚考上栖霞三中,当时全县的重点高中。
下午3点左右,我和爸爸一起,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后座上都绑着一袋小麦,去临近的粮所转粮。
现在很多人不知道转粮是何物,八十年代的时候,转粮是很时兴的。首先把小麦和玉米等粮食送到粮所,粮所开具收粮凭证,带着凭证去学校总务处,换取食堂的饭票。
粮所离村不远,也就2里路的样子。但要经过一条河,虽然河里早已干涸,但全是被河水冲下来的石头,河床很宽,没有正经的路。
我当时个头很少,骑上自行车,脚尖刚好够着自行车的踏板,后座又载着一袋小麦,颤颤巍巍,车把子歪歪扭扭。
爸爸在身后大声提醒我,使劲握住车把子,眼往前看。
自行车被石头颠了一下,我还是连车带人重重都摔了下来,后座上的小麦也洒了出来。
爸爸嗔怒到:干点活,还得要功夫钱……
我惊魂未定,手无足措,大气不敢出。
帮着爸爸把洒出来的小麦,胡乱收拾起来,用手捧进袋子里,当然夹杂着河里小许的沙粒。
到了粮所,往日熙熙攘攘,今天倒觉得有些冷清,送粮的不多,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在下棋。
爸爸怯怯问:“哪位同志,麻烦给转一下粮”
两个人低头继续下棋,一言不发。
看没有动弹的意思,爸爸又弱弱的问一句“哪位同志,帮转一下粮吧”
一个人抬起头,瞟了一眼,没有吱声,拿起桌上的大茶缸,狠狠的喝了几口。茶缸上写了几个红色的字:为人民服务
这个人满脸横肉,厚厚的嘴唇,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酒糟的鼻梁骨上。
喝完茶,又低下头,继续下棋。
又等了45分钟的样子,爸爸轻轻的问“师傅,麻烦给学生转一下粮,孩子还要去书房呢”
“嚷什么嚷?”酒糟鼻子不耐烦了,满嘴酒气。
“学生着急回去上学”爸爸小声解释着。
“把麦子推过来”酒糟鼻子哼了一声。
我和爸爸忙不迭的推了过来。
解开袋子的口,等待他的验级。
他慢条斯理的站起来,信手抓了一把麦子,放在嘴里嚼了一下,发出个蹦的声音,然后又夸奖的吐了出来,厚厚的嘴唇有点青紫。
自言自语到“麦子摆弄的倒挺干爽”
检查我带的那袋麦子的时候,他把手深深的插进去,淘出一把麦子,看看成色,黑色眼镜里的眼睛有些迷离,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朦胧。
也许是淘麦子用力过猛,他打了一个饱嗝,酒气熏天,我差点呕吐出来。
摊开右手里的麦子,左手指头细细拨拉麦粒,好像发现了什么,眉头紧皱。
“怎么有沙?”刚才还迷离的眼神,瞬间喷出了火焰。
“刚才孩子过河,摔了一跤,可能带进来点沙……”爸爸赶紧解释,毕恭毕敬。
“带回去,不收!”有点声嘶力竭。
“师傅,要不,您扣点称,孩子等着上学走……”
“快走!我没有功夫跟你闲扯!”说完拔腿就走,又回办公室下棋了。
爸爸瞟了我一眼,满眼都是怨恨,怪我刚才那一跤。
我和爸爸带着袋子悻悻走出粮所,太阳已经偏西了。
爸爸很聪明,没有回家,就近去老农家借了簸箕,把袋子里的小麦倒在簸箕里,一点一点捡麦子里的细沙。
半个时辰过去了,袋子里的麦子总算捡完了,太阳已经挂在柳树稍。
那个人坐在办公室,继续喝茶。
“师傅,麦子弄好了,你给称一下吧”爸爸堆一脸的笑。
酒糟鼻子捧着大茶缸出来,看也没看,信口开河“扣5斤称!”
“我们已经弄干净了,怎么还扣称?”爸爸一脸的无辜。
“扣不扣,不扣就带回去!”酒糟鼻子不依不饶。
年轻气盛的我冲上前:“凭什么!欺压百姓算什么本事?找你们所长来!”
酒糟鼻子彻底怒了“我就是所长!我说了就算!你个小屁孩,我吃的盐有你吃的米多,扣10斤!”
爸爸往后使劲推了我一把,大声呵斥我。
然后转过身,满脸陪笑,向他道歉“小孩子不懂事,别跟个毛孩子计较”
酒糟鼻子仍然火冒三丈,那个年代粮所很吃香,个个都是老爷,谁敢顶撞!我太不识时务。
听见吵闹声,会计室出来一个姐姐,模样俊俏,马尾齐肩。亭亭玉立,穿碎花连衣裙,应该是刚参加工作不久。
姐姐过来打圆场“牟师傅,就收了吧,这个小弟弟还急着上学呢”
“扣10斤,爱送不送!”酒糟鼻子不留一点情面。
10斤就10斤,师傅你过称吧”爸爸看天色已晚,主动妥协下来,一脸的无奈。
我站在一边,大口喘着粗气,脸色铁青,眼睛狠狠的瞪着酒糟鼻子。
最终还是被扣掉了10斤称。
回学校的路上,爸爸叹口气“看看一个粮所的都这样趾高气扬,孩子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就不会受这窝囊气了”
我使劲点点头,眼神满是仇恨。
我记住了这个带黑色眼镜,厚嘴唇,酒糟鼻子的家伙。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转眼我已经毕业,参加了工作。
某日我正坐在办公室里上班,进来一个人“这是组织办公室吗,我想过来给儿子搞一下政审材料”
我抬头一看,惊住了,这不就是那个酒糟鼻子吗,虽然饱经岁月,苍老了许多,但黑色眼镜还在!厚嘴唇还在!酒糟鼻子还在!
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特意查看他的档案材料,工作单位:##粮所!
冤家路窄,果然是他!时隔10多年了,竟然在异乡相逢。当初欺压我和爸爸的这个人就在眼前,扣我10斤称的人就在眼前,他却浑然不知!坐在他对面的人就是当年的小屁孩!
上天就是这样,所有的轮回似乎都是天注定!
说实话,如果我随便挑几处毛病,就够他跑几天的,不动声色就会让他筋疲力尽。
我冷冷的说:“坐吧。”
“不用,我站着就行”岁月的打磨,皱纹已经爬满了脸颊,腰身有些弯曲,有点唯唯诺诺,完全没有当年的盛气凌人。
我心里五味杂陈,曾经仇恨的火焰,慢慢熄灭。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的心里平和了许多。
最终我还是和善的帮他做好了所有的政审材料,盖好了所有的印章。
临走的时候,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连连道谢。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很可怜,喝了一口茶,心情轻松了许多……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发帖
0
贝壳
10
威望
10
鲜花
0
臭蛋
0
金币
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6-01
你咋不说 你还认识我么...?
快速回复
限66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