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81阅读
  • 0回复

[原创-散文]回忆昔日苦 珍惜今日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81
贝壳
2629
威望
771
鲜花
1202
臭蛋
109
金币
2616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 本帖被 保罗 执行加亮操作(2019-01-28) —
               回忆昔日苦 珍惜今日甜
                                                    隋建国
      连续多日的风雪天气,整日炕上炕下,电视电脑轮换作业,其次就是仰卧热炕头。看电视主要是喜欢抗战节目,目的是不忘过去。这可真是过着俗语所说的享清福了的生活,磕了就睡,饿了就吃。过惯乐呵好动生活的我,这些我却受不了,真不如以往每日痛痛快快上山那样自在。尤其是寒冬的长夜更难熬,往往眼瞅着窗外夜空的星晨,不觉往事连绵。多个不眠的夜,就是这样度过的。
       我母亲在世时常说对我们说,现在生活好赖不说,能过个安稳日子了,不用东躲西藏了。她的念叨,大多是让我们不要忘了过去的苦日子。如今我也到了那个年龄,也时常在儿孙们面前提起往年的艰苦生活,尤其是在节假日全家团聚时,不忘昔日苦,珍惜今日甜是我的话题。这尽管是老生常谈,孩子们并不太爱听,但我还是那样坚持。还好,孩子们都还听话,在外工作及读书的两个孙子注重节俭已成传统的为家风。
       我母亲常说当年我嫁到您家里的时候,您老娘只给了我你老老娘用过的那口大柜,说闺女出嫁就给她两条麻袋就行了,日本鬼子来了装上东西就跑方便。是啊,1940年大年夜栖霞观里据点的日本鬼子偷偷摸进我们村,目的是偷袭住在我村的八路军。我家在村东南头,大伯父起夜看到鬼子进村,带领全家就顺着村前小沟到了岗山。第二日,即大年初一,大伯父便便悄悄摸到家里探望。日本鬼子夜里扑了空,气急败坏的大肆抢掠。我家里被洗劫一空,西屋的饭锅里拉上了粪便,我奶奶的那口小段子柜两扇门被拆下烤了火。这口小柜在我1968年结婚时母亲雇佣木匠更换了新门,尽管式样不配套,但母亲有了装破破烂烂的柜子。母亲的那口老柜子倒给了我作为新婚嫁妆。
      七十年代初,我成家与母亲哥嫂分居了。抓阄定下我所得老住宅,房舍三间加后门过道共四间。母亲住两间小厢房,哥嫂抓到房舍空基。我负责给哥嫂300元和60斤麦子60斤玉米。分家立约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哭了。哥嫂暂住我叔父的旧屋,难过的是如何能盖起自己的屋子。我和妻子放声啼哭这300元从哪里弄粮食何时能省出呢。照现在来说这一点饥荒算不了啥,可那时候孩子小,真是东借西借紧勒腰带省吃俭用总算度过了难关。
       自己刚开始独立过日子那几年,家里生活十分艰难。就吃的来说,白面大米等细粮只是过年才能享受一点,那鱼肉就更不用说了。那时候住房三间,只有睡觉的西间有个房门。东间我用向日葵(方言叫转日莲)秸秆当支架,用旧报纸糊了个纸门挡风寒。我的一位老同学至今还常提起这件事。家里无有值钱的东西,那口至今在用的衣柜是母亲当年的嫁妆(也是姥姥当年的陪嫁)和伯母给的箱子。再则有结婚时留下的16元钱过后才补买的一口小闹钟。进间靠北墙我用泥坯(方言称挤)盘了个泥桌子,桌子垒成上下两层,用报纸糊面,作为盛饭具的柜子。茅草屋下的几扇五六十年前的门窗早已破烂不堪。每天妻子上山挣工分还债,把孩子锁子家里,那木头窗棂子被两个孩子摇晃的散了架。冬天买张封窗纸封上,过年再贴上母亲剪的窗花,那时候也觉得挺美。直到80代初门窗实在无法遮挡风寒,我雇佣木匠制作了玻璃门窗,自己动手按上,才改变了多年黑暗的家园。
       让我难忘的是1971年春节后不久我大伯父去世前一天的事。伯父中午从十里外的招远毕郭赶集回家,妻子见他没有吃饭,就拿起盘子中唯一拳头大小的馒头让他吃。大伯眼里含着泪说什么也不要,说我吃一口孩子能吃一顿。是的,当初孩子才八岁,挺懂事也推让不肯吃。就这样这一点馒头就又放到盘子里去了。岂不知那是大伯父前来告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可至今心里倍觉心酸。当年我父亲参军牺牲后,大伯父一直照顾我们,他的殡葬费用全有我们兄弟俩负担。那76元上等棺材钱,我们每一家分担38元。可当人家上门要债时,家里只有30元。这短缺的仅仅8元钱一时间无法借到,我和妻子急的竟抱头哭了。无奈人家将那8元钱延期还才解了围。
       记得1958年县里成立了广播站,呼号为栖霞人民广播站。广播线路起初扯到了大村队,七八个村里的人夜晚都到大队部里听广播。60 年代初,广播线延伸到了各村队。那时候有条件的人家自己买点铁丝拉到家里,花上六七元钱买个舌簧喇叭,再在家里埋上根地线就能欣赏到来之县城的节目了。我们家里孤儿寡母的,只能眼睁睁的干瞪眼,只有到人家家里欣赏。几年后我家里终于弄到了一点铁丝,安上了广播,时间是1962年。那时候县里的广播站一天只有一次广播,晚上6点开播,9点结束。每天除了听新闻天气预报就是欣赏戏剧节目,可带劲了。每当乐曲《东方红》响起,家家都乐了。人们习惯的会说,来广播了。最不情愿的是当听到《步步高》乐曲就是广播结束了。我为党报广播写稿子就是从那个年代开始的。每当在广播里听到自己的稿子被采用了,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发表的一篇稿子还有五毛钱的稿酬就更带劲了。
    1972年我在中学任教期间,冬季用的棉被里表是母亲土布机织的粗布,单薄的褥子仅仅能容下一个人。宿舍是校园的东厢房,挨着东墙是用泥土磊造成的形似火炕的通铺。夜间四处漏风的门窗,雪花飘满了被面。那时候没有取暖的东西,就连盛热水的“暖鳖子”也没有,我们就用个瓶子装一点水轮流暖被窝。常用的方法就是一下子钻到被窝内,直挺挺的躺下,连转身都不敢,因一动刚暖的地方就凉了。一天多日的寒潮袭击,那如冰库的屋子实在是太冷了,我们无法入睡,正待我们手脚冻的麻木的当儿,眼前一把炮锤救了急。我们轮换作业,直到觉得全身有了热气就进被窝蒙头入睡。第二日隔壁的问我们夜里为何有长时间夯地的声音,我们几个颇有情趣的说,保密。
       现如今,时代变了,鸟枪换炮了,家庭也随之一切都变了。不仅房舍宽敞明亮,而且生活娱乐大大概改观。昔日的广播匣子退休了,替代的是收音机、录音机、VCDDVD、录像机、DV机、电视机、电脑、网络电视、智能手机等娱乐工具等,可以说吃穿不用愁。我的习惯是喜欢添置自己喜欢的照相摄影以及广播电视等娱乐器材,也舍得花钱,并且要先进的。对吃有点算计,认为购买生活用品比吃掉了划算,吃了只是一时间的痛快,而物品可长时间享用。我认为,建国70年来时代的变迁,除了人们的生活大改变外,交通发达和信息畅通的步伐最快,可用日新月异来表达。
       常言道梦想旧景,夜长梦多。是啊,冬夜长,的确梦多多。不过梦中的情景大多是往事,再者大多事儿都是在旧时候的环境里。这一点倒好,有助于帮助自己回忆往日的艰苦,珍昔今日的美好生活我坚信美好的明天将更加辉煌灿烂!
            

当年被日本鬼子拆下柜门烤火改装后的柜子。


我母亲陪嫁的柜子,后给我,现继续在用(栗色)。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隋建国
快速回复
限66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