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62310阅读
  • 18回复

[原创-文学]玄幻:【连载】《王朝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伯炎
发帖
13
贝壳
44
威望
12
鲜花
5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3-24
— 本帖被 保罗 执行加亮操作(2018-03-27) —
楔子  朝战


大昱532年冬,平马山的最后一场雪飘落下来的时候,它迎来了时隔近百年后来自北漠的第一批客人——左图兰先锋营。高大的战马身上包裹着薄铁甲,骑士们高举着长枪,如一道钢铁洪流般涌入了沉寂已久的东华。
当大昱帝城——东都,还沉浸在岁末年初的喜庆氤氲中时,一骑风尘满身的骑兵纵马驰入了帝都大道。马蹄声碎,铁甲蒙尘,使得路上的帝都居民略感不安。
昱德帝褚胜,这位大昱朝开国以来最长寿的皇帝,正在两名宫女的服侍下用膳。褚胜已经七十八岁,满头银丝向后梳着,在头顶用一支镂金簪别住。苍老的面容在皇袍映衬下显得冰冷而死气沉沉。人们都知道,皇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后世评价褚胜,大多用“中庸”来形容,可是人们都忽略了,他在大昱532年的秋天曾经废去了长皇子的皇储之位。这种激烈的举动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是非常不解的。
只有被废黜的长皇子知道,他的父皇,不喜欢看到一个年纪渐长的皇储。况且,他的兄弟们都已经长大成人。大概除了皇子们与朝中老臣,没有人知道褚胜的真正目的。
“将军,陛下正在用膳,您还是不要打扰得好。”门外一个内侍小声说道。
“进去请示,说我有十万火急的军务要向陛下禀报,没时间耽搁。”门外的人说。
“是。”内侍见来人坚持,也不再推辞,往大殿内走去。
内侍刚刚行完礼,还未说话,便见老皇帝对身边的宫女摆了摆手,宫女会意,迅速将碗筷收拾了,退下殿去。
“是鲁千鹤吧?传他进来吧。”皇帝苍老的声音仿佛被撕开的风袋。
“是。”内侍躬身退下去,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便急匆匆地走上殿来。
“陛下。”高大的身影行了跪礼。
褚胜伸手拿起桌上的白玉杯,抿嘴喝了一口参茶:“说吧,何事?”
“回陛下,平马关失守,长风关被围。”鲁千鹤抬起头来字字铿锵地说道。
皇帝手中的白玉杯抖了一下,他将杯子往桌上一放:“详细说来。”
“十日前,北漠左图兰部骑兵先锋营忽至,由于我军准备不足,首战失利。而左图兰中军在战后又迅速逼近,强攻平马关。平马关全体将士都已阵亡。”鲁千鹤声音平静。
褚胜闭上了眼睛,跌坐在背后铺着狐裘的檀木椅里,长舒了一口气。
“陛下节哀。”鲁千鹤见褚胜没有表示,出声道。
“我知道了。”褚胜低声说了一句,声音沙哑,好像病入膏肓一样,“召集议军堂的将军们吧,我想他们还不知道吧?”
“遵命。”鲁千鹤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褚胜扶着额头,另一只拳头握得紧紧的。他闭着眼睛,想起了许多往事。
他想起自己刚做父亲的时候,心里的激动无法掩抑,他抱着自己的儿子,在大殿之上向百官宣布,自己要立他为储。那个懂事的儿子,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的背影,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另一个自己。
而今他却已经埋骨在平马关了。他会不会恨自己呢?那边下雪了吧?死了的人会不会觉得冷呢?
老皇帝拿起另一只杯子,斟满了酒,眼睛瞥向了大殿门口出现的人影。
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上,让这大殿显得冷清无比。
“父皇,”来的人站在自己面前,躬身行了个礼,“我已经听说了。”
“呵,你的消息倒是快。”老皇帝冷笑一声,一仰头,饮尽了杯中的酒。
“父皇的身体已经不宜饮酒,虽然大哥的事情让人很难过,可父皇您还是应该保重身体。”那个白衫男子说着,来到了褚胜的案前,一把握住了皇帝苍老的手。
“这就是你期待的?”老皇帝浑浊的眼睛在这一刻竟然迸发出了亮光,如匕首一般的目光盯着身前的男子,自己的第三个儿子,褚北澜。
“父皇,大昱在您的治下已经沉寂很久了。”褚北澜毫不避讳地看着身前的老人。
“你就等不及了吗?我已经废黜了老大的皇储之位,难道你就不能再等一等吗?”老皇帝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往背后的狐裘上一靠,“我的儿子,我的好儿子,你真的一点都不像我啊。”
“父皇,”褚北澜笑了笑,“您真的已经老了,老到开始忘事了。难道您忘了您是怎么登上这皇位的吗?可笑,不要告诉我是您的兄长让位给您的。”
“那不一样!”老皇帝咆哮着。
“那是一样的!”褚北澜斩钉截铁,“生在帝王家,就不要想着去做一个君子,皇帝从来不需要软心肠。他需要的,是把整个天下掌握在自己手上!”
“好吧,好吧,我的好儿子,”老皇帝终于死了心一般,半闭着眼睛,“我可以给你,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可是你会后悔的。”
“那就不是父皇该关心的事情了。”褚北澜的眼神静的可怕,仿佛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一般,可是褚胜知道,他渴望自己的妥协已经很久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从他第一天知道皇储是可以继承皇位的人的时候开始的吧。
老皇帝颤巍巍地将自己的玉玺拿了出来,扔在了桌子上:“这是传国玉玺,今天就交给你了。”仿佛那是一块奇丑无比的石头,他都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褚北澜将玉玺握在手里,紧紧地攥着:“我会让你看到的,父皇,我会让你看到在我治下的盛世江山!”
褚胜只是笑了笑,苍老的脸上沟壑纵横,眼中已经失去了方才的狰狞,却又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清澈。褚北澜看着自己的父皇,竟然在一瞬间觉得有些心虚。那种笑容,在褚北澜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见过,可是隔了那么多年,他居然又从褚胜的脸上看到了。是一个父亲看儿子的眼神,是一个做父亲的男人的笑。
好像是自己淘气顽皮闯了祸,而他只会溺爱地对着自己笑。
褚北澜后退两步,握着玉玺深吸一口气,转身朝外走去。殿外的光线从门中透了进来,将褚北澜的身形映成一个模糊地影子。褚胜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心里面有些东西崩塌了一般。褚胜一张嘴,咳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料峭的春风带着日渐消散的寒意吹过帝都的大街小巷,臧府外的大树上不知什么时候便绿了一枝嫩芽,在风里瑟缩着,不愿意张开柔嫩的身躯。
臧府内的香闺内,两个身影纠缠着。“老爷,这还是白天呢,还是等……等晚……”这女声话未说完便被堵住了嘴,只见男人的手上下摸索,女人的脸上泛起了潮红。
“呵呵,老爷我今天高兴,就不欺负你了。”臧起笑笑了两声,又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才帮着女人整理衣衫。
“老爷今天怎么了?”女人收拾好自己的衣衫,又转过头来抚平了臧起笑衣襟的褶皱,问道。
“今日三皇子从陛下那里得了玉玺,你说老爷我能不高兴吗?”臧起笑握住女人的手,又将女人搂在了怀里。
“玉玺?”
“传国玉玺!”臧起笑摇了摇头,“告诉你你也不懂。总之老爷我很快就能封侯拜相了,到时候你就是大昱朝的第一夫人,哈哈哈。”
女人听了赶紧捂住臧起笑的嘴:“老爷,我虽是妇道人家,可是也明白,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老爷虽然深得三皇子的赏识,可是这种话还是少说得好,不然被人拿住把柄,恐怕会对老爷不利的!”
臧起笑看着怀中的女人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却又痒痒起来,想起温柔帐里的千般美妙,佳人欲拒还迎的娇羞,心里便似猫挠着一般:“哈哈,婉儿就是心疼人,怪不得老爷我在你床上怎么也不想起呢。”说着就拉着女人往里屋走去。

议军堂是大昱朝中央军权的枢纽,大昱护国将军为首席,其下更是有数十名将领,负责大昱军务。
今日议军堂的诸位将军在龙鳞殿里聚首,个个面色凝重,正在讨论北漠的形势。可是他们听闻鲁千鹤说,皇帝已将传国玉玺传到了三皇子褚北澜的手上,说不定这几天就会有大事要发生。
议军堂里的势力也如朝中一般错综复杂,以鲁千鹤为首的王畿军一派是三皇子的左膀右臂,而以护国大将军林炽夜为首的野战军则是中立派,其余的人曾经有大皇子一派的,也有其他零散的派别。可是自从大皇子被废黜了皇储之位后,大皇子派便立即土崩瓦解。
所以如今在议军堂一家独大的,是三皇子派,其风头连林炽夜也盖了过去。
“林将军,您是肱骨重臣,如今陛下身体不适,而北漠又来势汹汹,且大皇子在平马关不幸殉国,我等该如何决断?”鲁千鹤问向坐在上位的林炽夜。
“不知鲁将军有没有什么看法?”林炽夜反问道。
鲁千鹤早就料到林炽夜会反问,倒也没有谦让:“依在下看,北漠与我大昱近百年的和平其实本身就是个幌子,他们出兵也不算突然,只是酝酿了多年的计划,终于开始实行罢了。”鲁千鹤知道,林炽夜现在虽然是一等将军,可是一旦三皇子登基,那个位置就是自己的了。就算林炽夜在军中威望再高,到时也要退避三舍,避开自己的锋芒。他清了清嗓子,又道:“我大皇子不幸殉国,实乃国之英魂,忠烈可鉴!如此时刻,应当召集诸侯前来勤王,一显我陛下皇族豪气,二也可退敌千里。”
林炽夜捋着胡须,慢慢点了点头:“鲁将军此番,我甚是赞同。”他说完看向其他的人,“还有谁另有看法吗?”
鲁千鹤低着头,没有抬头去看四周的人,他知道,此时自己一定是整个龙鳞殿上的人瞩目的对象。
“既然没有别的意见,依我看,就请示陛下,对诸国颁发勤王令吧。”林炽夜站起身,“此事还要劳烦鲁将军了。”
鲁千鹤连忙起身躬身行礼:“林老将军放心,在下定会鞠躬尽瘁。”
林炽夜应了一声,便向殿外走去。龙鳞殿上的人也都零零散散地走的差不多了,鲁千鹤站在大殿上看着越来越远的林炽夜,心里面的得意也不禁露在了脸上。
“将军!”出了龙鳞殿后,一个年轻的将军从后面匆匆追上了林炽夜。
林炽夜闻言回身,笑了笑:“哦,滕莲啊,怎么?”
“将军,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待毙吗?”滕莲见林炽夜一脸笑容,急道。
“滕将军此话何解?”林炽夜收了笑容,问道。
滕莲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便道:“将军,此刻没有外人,恕属下妄言。陛下自从五个月前就从来不肯见我们,如今大皇子又战死平马关,三皇子已成逼宫之势,而您……您又与三皇子不曾交好,鲁千鹤要诸侯勤王,摆明的就是要趁此时机逼宫登基啊。”
“那你我能怎么办?”林炽夜脸色不变,又问道。
“属下也不知。”滕莲憋红了脸,回道。
“既然你也不知,那担心这些也没什么用处。”林炽夜捋了捋胡须,“不知你怎么看臧起笑这个人?”
“臧起笑?”滕莲一想起那个人,心里就有种恶心的感觉,“这个人若被重用,必是奸恶之臣!”
“呵呵,你也知道臧起笑用不得,可是不用臧起笑又能用谁呢?”林炽夜说完,自顾走去,只剩下滕莲站在那里,怔怔地想着什么。
褚胜站在御书房前,独自望着这空旷的禁城。夕阳的余晖带着春季特有的温暖洒了下来,将汉白玉的台阶染成一片红色。好像很多年前,褚胜还年轻的时候,那一日的血,染红了整片天!




[ 此帖被无敌浩在2011-03-24 23:22重新编辑 ]
4条评分鲜花+5贝壳+6威望+1
古巴新娘 贝壳 +1 感动得我泪流满面 2011-11-14
无敌浩 鲜花 +5 - 2011-03-24
无敌浩 威望 +1 - 2011-03-24
无敌浩 贝壳 +5 - 2011-03-24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url=http://boyanjs.blog.163.com/]沂州旧馆[/url]
离线无敌浩
发帖
173
贝壳
5193
威望
332
鲜花
81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3-25
沙发我就坐了,希望楼主能坚持更新~~~
离线伯炎
发帖
13
贝壳
44
威望
12
鲜花
5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3-25
第一章  虎符!(上)
    
    
    莫千言走在大街上,身形有些摇晃。十五岁的他身型高挑,异常结实。长长的眉毛在眼角上略往上挑,使他还算端正的脸看上去有些跋扈张扬。他不时往身后的方向瞥两眼,那两个跟着他的府里的下人依旧小心翼翼地与他隔着适当的距离。
    “看来消息已经传回去了。”他心里想着,脑子里有些发晕,“嘿嘿,父亲常说我不务正业,这次该好好表扬我一番了吧?”他哼着小曲儿往国尉府走去。
    “少爷,少爷,你怎么还在这呀?!”李老头见莫千言眯着眼睛,满脸通红,摇摇晃晃地从国尉府的大门走了进来,顿时惊出一身汗来。
    莫千言打了个嗝,一张嘴,一股酒气从胃里反了上来,李老头正在他面前,差点憋死。“怎,怎么了,敢情儿,我还不能回家啊?”莫千言抓住李老头的胳膊,“告诉你,我回来啊,是要告诉你个好消息的!”
    李老头见状,脑子里就像被倒进了一锅浆糊,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长月国国尉莫世虞之子莫千言醉酒闹事,打断了光禄寺大夫长子的腿,这个消息早在半刻钟前就传回了国尉府。以李老头子来看,莫千言狡猾异常,应该像先前闯祸一般,在国尉府下人还没找到他之前就赶快溜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自己回来了!
    “孽畜,你还敢回来?!”正待李老头想方设法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李老头一惊,心想这下是完了。且不说莫千言醉酒闹事,将光禄寺大人的长子打断了腿,就说他事后对闻讯赶来的卫尉军士嚷嚷着自己老子是莫世虞这一条就够他在莫世虞手上死八回了。
    莫千言虽然醉了酒,毕竟脑子没坏,以前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最后也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可是莫世虞这一声怒吼令他一个激灵,心里顿觉此事不妙。
    莫千言这还没回过神来,莫世虞手里的荆条已经铺天盖地上来了!
    “啊——”莫千言醉眼朦胧中看见胳膊粗细的荆条打上了自己的屁股,痛得大叫一声,那点酒意也被打到了九霄云外,开始慌忙回避。
    “混账畜生,我莫世虞的脸早晚得被你丢尽!”莫世虞一边打一边骂,莫千言到处跑着躲,整个国尉府又是一片鸡飞狗跳。
    “你再躲?!”莫世虞手执荆条指着树上的莫千言大吼道,长须飘飘,身形伟岸,颇有一股单骑对万马的威势。莫千言知道,他不能跑出去,他老子这次是真动气了,自己要是跑出国尉府,八成会被莫世虞大义灭亲。
    “大哥,大哥,别动气了。”正在此时,莫千言的二叔莫霖从府外一路小跑而来。莫千言见是自己二叔,心里便一乐,他知道二叔从小就疼他,不管有什么事肯定会护着他的。可是莫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替莫千言解围,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便对莫世虞示意,自己去书房等。
    莫世虞见了,一挥手,荆条像一条长龙般直奔莫千言而来。正在树上庆幸躲过一劫的莫千言避之不及,门面上挨了一下,噗通一声掉了下来。
    “待会儿再收拾你!”说罢莫世虞就匆匆去了书房,留下莫千言自己一个人有些发愣。但他未想明白二叔为何会反常,浑身的疼痛就令他哀嚎不已。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李老头与一众家人慌忙上去搀扶莫千言,却被莫千言挥手赶开,他一挺胸:“男人大丈夫,当横刀立马,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说罢便一瘸一拐地进了后院。
    
    “嘶——”莫千言倒吸一口冷气,却死命咬着牙忍着,面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忍着点,你父亲也是,下手怎么这么狠?”苏环将沾满血的药酒扔在了一旁的水盆里,又拿起一块布来,往上倒酒。灯影晃动,映得女人鼻尖细微的汗水闪闪发亮。莫千言趴在那里,从胳膊缝里偷望了一眼,金钗素裙,青丝皓腕。他心里有些异动,脸上居然不自觉地有些发热。
    他深吸一口气,心里道,我老子真是好福气!
    “忍着点,这腿上的伤口有点大。”苏环温言嘱咐了一句,又给他擦另一块伤。
    “好了,都擦完了,你在这里趴着不要动,我去找嬷嬷将这些东西洗干净。”苏环说完就端着水盆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吱——”的一声,门被推开,零碎的脚步悄悄靠了过来。莫千言耳朵一动,趴在那里没动静,好像睡着了一般,嘴角却偷偷扯了丝笑。他从胳膊缝里瞧了一眼,一个白色的娇俏身影立在那里,踮着脚尖,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
    莫千言眯着眼睛往上看,白皙的脸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竟与她的娘亲一个模子。
    没一会儿,莫千言便觉得自己耳朵里痒痒的,一个甜腻的呼吸靠在自己身边。他猛地一睁眼睛,大叫了一声!
    “啊——”女孩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撞到了桌子上。莫千言见成功了,乐得大笑,牵动了伤口,又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
    莫子煜被哥哥吓了一跳,又撞到了胳膊,心里明白自己被莫千言骗了。便得意一笑:“哼,大坏蛋,疼吧?怪不得爹爹打你,就是因为你是个大坏蛋!”
    “煜儿!”苏环正推门进来,听见了小女孩的话,训斥了一句,“不许胡说,千言是你的兄长,我怎么教你的?!”
    “二娘,没事,我跟煜儿闹着玩呢。”莫千言见二娘苏环发了脾气,赶忙替小女孩辩解道。
    莫子煜最害怕就是自己的娘亲,见她发脾气,也不敢说话,一脸委屈地站在那里,眼睛里的泪珠儿盈盈的,倒是令莫千言后悔不已。莫千言虽然淘气得紧,对这个粉雕玉琢的妹妹却是宠爱得很。无他,只是因为二娘对他从无偏见。
    “好了,先出去找你翠儿姐姐,你哥要换药。”女人说道。
    “偷看我,你羞不羞?”莫千言赶紧哄着莫子煜,对她又是挤眉眨眼的,倒也管用。莫子煜对着莫千言做了个鬼脸,破涕为笑,小跑着出去了。
    
    苏环坐在床边,看了莫千言一眼:“怎么又惹你父亲生气了?”
    莫千言见二娘说正经事,马上收了心思:“也没做什么,就是把黎悲庸的腿打折了。”
    “这还没怎么?”苏环一皱眉,眼里却没有半点责骂的意思,“我记得黎悲庸是黎大人的长子吧?你无故将人腿打折了,人家怎么会受得了?你父亲是国尉将军,难道要别人在你父亲后面说咱家仗势欺人吗?”
    “二娘,你不知道,那个黎悲庸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喝酒还调戏人家店主的女儿,我这么嫉恶如仇,自然是要伸张正义了!”莫千言赶忙辩解道,“再说了,黎悲庸他老子在朝堂上跟我父亲不是不对付吗?我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厉害,省得再给我父亲出难题!”
    “嫉恶如仇?莫大侠,看来是我错怪你了?!”莫世虞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莫千言一怔,见到了他父亲那张黑着的脸。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莫千言转过头去,心里觉得委屈,小声嘟哝了一句。
    “还敢狡辩!”莫世虞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了他头上,“我用得着你给我示威?老子在朝堂上怎么样那是我的事,你以为你打断他儿子的腿就是英雄了?兵之上者,谋为最,交为次,然后是什么?”
    “兵为下,不得已而城。”莫千言对兵法还是很熟悉的。
    “那你就不想想,他老子跟我伐谋呢,你去给我伐兵?”莫世虞又拍了莫千言脑袋一下,“脑子里整天装的什么?再给我做这样的事,下次就打断你的腿!”
    “行了行了,千言知道错了就好,你动手也太狠了。”苏环最心软,看不得莫世虞对莫千言发脾气。
    “你呀,不要太娇惯他。不然长大了保准没出息!”莫世虞又道。
    苏环知道莫世虞爱子心切,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娇惯他。”
    莫世虞被道破,脸上却是一点也没变色,板着脸对莫千言道:“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明天给我去黎大夫家道歉,然后……”莫世虞顿住了,似乎有些犯难。
    “去道歉?”莫千言听了脸拉得老长,没注意莫世虞的犹豫。
    “听你父亲的,去道歉,小孩子家打架,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男子汉要有度量。”苏环见莫世虞的样子,知道他有心事,便劝着莫千言。
    “那道完歉呢?”莫千言点了点头,又问道。
    “先去了再说!”莫世虞摆了摆手,让莫千言出去。莫千言嗯了一声,就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刚出门口,就见莫子煜笑嘻嘻地站在那里等他。不用猜也知道,莫子煜这副模样肯定不是在嘲笑他,他猛地一步跨过去捏住了莫子煜的小脸:“死丫头,敢笑我啊,让你笑!”
    “啊!”莫子煜吃痛,挣开了莫千言,赶忙往后跑,“哥,我不敢了,是龙灿,龙灿他找你呢。”
    “在哪?”莫千言止住了攻势,问道。
    “在大堂,翠儿姐姐招待他,我来知会你一声。”莫子煜道。
    “哼,还招待他?”莫千言一肚子气,打的时候龙灿最积极,打完了就莫千言一个人顶了罪。“我去找他!”
    
    直到两个孩子的身影不见了,莫世虞才关上了窗户。二娘见他有心事,便道:“怎么了?”
    莫世虞转身,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总有些放心不下。他坐了下来,犹豫了片刻,道:“我想让千言去从军。”
    “从军?”苏环一听,思忖了一下,明白了莫世虞的想法。“也好。我看千言对经史国略都不大感兴趣,像你一样做个将军也不错。”
    大昱开国几百年来,文风渐盛,想要步入仕途,笔会入仕是一条选择。除此之外,还有荐举门荫等。然而要去从军,只有入伍一条途径。
    “不,你不懂。”莫世虞却道,“我怕我出去之后,他还会闯祸,你管不了他。”
    “什么?”苏环惊疑一声。
    莫世虞从怀中掏出一块铁一样的东西,苏环接过,入手极重。她定眼一看,才知是一个半边的铁铸老虎。她知道莫世虞身为国尉将军统领长月国三军,手里有一个虎符,但是那个虎符是左侧的,而手中这一个,却是右侧的!
    左在将,右在君。
[url=http://boyanjs.blog.163.com/]沂州旧馆[/url]
离线伯炎
发帖
13
贝壳
44
威望
12
鲜花
5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1-03-26
虎符!(下)

    
    莫霖是军队里的文官,官职比光禄寺大夫要低上两等。由他亲自出面,带着莫千言来黎府上道歉倒也给足了黎涵的面子。毕竟只是孩子之间的事情,不能让莫世虞亲自前来。那样的话,道歉倒成了施压。
    莫千言今日穿得倒也周正,被莫世虞训斥了一顿,脸上也始终保持着严肃的表情,没有再放肆。
    黎涵看茶招待了莫霖,莫千言亲自将礼物送上,并说了一些客气话。黎涵官居高位,定然识情趣,看着脸上带伤的莫千言,笑呵呵地收下了礼物,说黎悲庸卧病在床,不便出面,并夸赞了莫千言一番。黎涵何等人物,妙语连珠连莫霖都自认不是对手,几句话就将莫千言夸得飘飘欲仙了。
    莫霖见莫千言又有些原形毕露,便苦笑一声,将莫千言召回自己身边。
    这一番你来我往,莫千言除了还觉得身上疼一点,倒是不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闲来无事便侧耳倾听二叔与黎涵的交谈。这一听,却是心头一沉。
    
    “王命告急,不知大将军准备得怎么样了?”黎涵说道。
    “大将军已经差人部署,不出差错,三天之内就能准备完毕。”莫霖小心回答着。他早就猜到黎涵会有此一问,看上去是关心国事,实际上安的什么什么心思,二人彼此心知肚明。
    黎涵起身朝着南边一拜:“大将军为国操劳,我等实在敬佩不已。只望此次出征,将军奋勇凯旋。”
    这下子倒是有些过了,在黎涵身上显得有些矫情。不过莫霖知道黎涵为人,便也起身行礼。话说到这份上,有些宾主尽欢的意思了,莫霖便也借口有事,带着莫千言辞行。
    
    
    一从黎府出来,莫千言便拽住将要登上马车的莫霖:“二叔,我父亲要出征?!”
    莫霖见他煞有介事地问,笑了笑:“怎么了,你父亲要出征你还不愿意啊?那是帝都来的敕令,君上也同意了的。”
    “要去哪?”莫千言又问道。
    “北漠。”莫霖似乎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先不说了,你父亲肯定都安排好了,不用多问我,回家就知道了。快上车吧。”
    莫千言心里一乐,想到莫霖说的那句都安排好了,有些激动。
    早些时候莫千言就对莫世虞说过,自己要去从军。可是莫世虞知道,凭借莫千言是自己的儿子,到了军队里面未必是好事情。说不定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对莫千言另眼相看,到时候没有磨去他的痞性,反而让他在那里变本加厉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莫千言的要求莫世虞一直没有答应。
    马车行到了国尉府,却见府门前大大小小的停满了车驾,莫千言看了一眼,便知是父亲手下的一众将领来了。莫霖与莫千言一起进了国尉府,莫千言知趣自己去了后院,莫霖则去了莫世虞的书房。
    
    “二娘,煜儿呢?”莫千言进了后院的大堂,见到苏环,便问道。
    “煜儿去夫子那里了,说是今日有考课。”苏环答道,“回来了?黎大夫没有难为你吧?”
    “嗯,黎大夫这个人倒是还不错,说话好听得紧。”莫千言想起黎涵的表现,心里有些洋洋得意,说道。
    苏环叹了一口气:“那就好。不过千言你要知道,你父亲是国尉将军,所以别人看见的你,都不是你自己,而是国尉将军之子。你明白吗?”
    莫千言挠挠头,犹豫道:“好像明白了,二娘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谁好谁坏分得清。”
    “你还小,不一定能认清其间的利害,凡事还是要多留心得好。”苏环又嘱咐道。
    “我知道了。”莫千言听着,心里不自觉有些不耐烦,但是面上还是依旧谦逊。
    莫世虞从前院走来,看样子是要去莫千言自己居住的小院。他见到莫千言在这里,便抬脚往这里走来。
    莫千言见莫世虞来了,心知肯定是要对自己说让自己参军的事情了,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这次父亲奉命出征,自己要是也能跟随着出去的话,凭着自己的本事,说不定能立个大功。到时候帝都皇帝肯定会召见自己,而长月国君侯这里也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那样就不用再天天被父亲扯着耳朵骂自己没出息了!
    莫世虞见莫千言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候着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里想着什么。
    “这次我要出征了,帝都敕令,君侯力荐。”莫世虞说道。
    苏环点了点头,她早就知道了。莫千言听了,目光灼灼地看着莫世虞,嘴里的话却没有说出来。莫世虞不知怎的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欣慰,莫千言没有当着自己的面就大呼小叫地嚷嚷着要去从军,总算是比以前知道隐忍了。
    “我想要送你去入伍,去虎牙军。”
    “什么?”莫千言脸上的笑还没露完,却变成了惊愕。
    “什么什么?实话告诉你,老子是要去打仗,留你个小祸害在家不放心。你二娘从来就心软,我不在,你还不得翻上天?!”莫世虞哼了一声。
    莫千言咬了咬牙:“父亲,我为什么不能跟你去?我也不要求做什么军官,只要在前锋营里,我也一样能立功!”
    “前锋营?!”莫世虞笑了笑,“你以为前锋营是娃娃兵团?别说是你,就是三个四个你摞一块儿也不够格。”
    “父亲你不要小瞧人,我——”
    “我就是小瞧你。经史国略你一窍不通,兵法布阵也是马马虎虎。你以为就凭你跟我学的几招功夫就能上战场了?老子只是怕到时候连你的全尸都找不到!”莫世虞一挥衣袖,“要真到了那时候,老子还不得被别人笑死?养了个废物儿子,也敢带到战场上!”
    苏环见莫世虞话说得绝,于心不忍。可是她也知道,莫世虞对莫千言确实是太过娇宠了,别看平时不是打便是骂,却从未说过“废物”这样的狠话。
    男孩子总要跌跌打打,莫世虞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可是当年莫千言的娘死得早,而莫世虞又没能在她身边,心里的内疚便都化作了对莫千言的娇宠。
    莫千言从未被父亲这样骂过,心里委屈得要命,眼睛都红了,却兀自强忍着泪水不肯落下来。莫世虞没有再说话,只是看了莫千言一眼:“明早来找我,我带你去见虎牙军的统帅。”说罢便转身走了。
    
    夜里,整个国尉府也都安静下来。莫千言独自翻上了屋顶,看着最后一辆马车从国尉府门前离开,莫世虞书房的灯光才被熄灭。他狠狠咬着牙,心里面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憎恨。他又不太确定是“恨”,只是莫世虞今天的话让他无法接受。好像是一个一直信任的人突然间变得不再可信,他辗转之间却又不知道要恨谁。
    莫千言在屋顶坐到半夜,屁股都坐凉了。虎牙军,他知道,那是支驻扎在长月国边境的皇家军队,隶属中央皇帝。可是皇家军队给人的一向印象就是花花架子,莫千言不知道为何莫世虞非要让自己去那里。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老子一旦做了决定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更改的,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去虎牙军。
    他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心里面却定定地想,无论自己在哪,都不能被父亲看扁。在虎牙军又如何?到时候自己一样能出人头地,让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
    
    清晨的时候,莫千言早早就醒了,他收拾利索后便带着翠儿给自己收拾好的行囊去找莫世虞。
    刚走进前院,便看见苏环带着一脸惺忪的莫子煜站在那里等自己。莫千言笑了笑,走过去趁着莫子煜不注意又捏了捏她的脸。莫子煜被捏的一脸不高兴,可是又不敢发作。苏环告诉过他,今天哥哥要去入伍,很久都不能见面,要听话,不能跟哥哥耍小孩脾气。
    苏环见莫千言来了,便说:“在这里等一会儿,你父亲要去宗庙拜祭,你是莫家的长子,也是要跟着去的。”苏环松开莫子煜的小手,给莫千言整理了一下衣襟,“到时候跟着你父亲,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切莫坏了规矩。”
    “嗯,我知道了。”莫千言脸有些红,轻轻后退了一步。
    莫世虞从正堂出来,看了一眼莫千言:“走吧。”
    莫千言没有应声,只是默默地跟在他后面朝宗庙走去。莫家的宗庙在国尉府的偏院,莫千言跟着莫世虞来到宗庙的时候,见到了许多人,有的是在军中任职的莫家子孙,也有身份显赫的莫家旁支。莫世虞朝众人点了点头,带着莫千言走在最前面。
    莫千言跟在莫世虞后面,心里却兀自有些紧张。他是第一次来宗庙祭祖,以前的他是没有资格来的。十五岁,在长月国,是及冠之龄了。只不过还要等到入秋以后才能行成人礼。
    他是第一次深切地感觉到自己是莫家的嫡长子,他的脚步踏在方方正正的青石铺成的路上,感到一股莫名的肃穆。
    宽大的宗庙内,站着近百莫家子孙,他们在牌位前依次上香,最后行礼。那一对合起来的虎符被安放在祭台前,直若一只下山的猛虎。青烟袅袅,从红木镂窗中飘出,在初春晨阳下变得稀薄,直至消失不见。
    一股难以言状的香气萦绕着,让莫千言感到自己轻飘飘的,礼官诵读的祭词他一句也没听清。不知过了多久,拜祭完毕,礼官收了虎符,一众人又起身退出了宗庙。长月国君侯派遣的特使与前来送行的官员都候在一旁,见莫世虞出来了,特使即刻上前,宣布君侯的封赏。
    大街上站满了人,都在瞧着这一场面。东华东北的战报已于前天传到了长月国,而今举国上下都知道,长月国尉莫世虞将率军出征,驱逐蛮夷。
    一队身着金甲的仪仗缓步走过,送来了君侯特赐的佩剑。特使接过佩剑,双手托送交予莫世虞,莫世虞也是双手接过,放入一镶金紫木匣中。特使高声道:“君侯特赐御剑,望国尉大人力斩蛮夷,不日凯旋!”
    “祝将军凯旋!”仪仗军齐声道。
    “祝将军凯旋!”观看众人也高声随呼,声浪一时空前。
    莫世虞眼睛眯了眯,并没有莫千言想的那样脸上带着欣慰。他将腰间佩剑猛然抽出,往宗庙前的青石阶上一掷,只听一声脆响,长剑稳稳插在青石之中,如千年古木那样挺立。
    莫世虞深吸一口气:“北乱一日不平,此剑一日不收!”说罢朝着王城方向作了一揖,上马前行。
    莫千言也上了马,看着街道两旁的百姓,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震撼。他抬头看了看身前马上的背影,竟是如此高大。
1条评分贝壳+3
无敌浩 贝壳 +3 - 2011-03-26
[url=http://boyanjs.blog.163.com/]沂州旧馆[/url]
离线无敌浩
发帖
173
贝壳
5193
威望
332
鲜花
81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3-27
楼主咱们不连载了,等着呢~~~
离线无敌浩
发帖
173
贝壳
5193
威望
332
鲜花
81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1-03-31
楼主 为什么不更新了
离线伯炎
发帖
13
贝壳
44
威望
12
鲜花
5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04-01
第二章  虎牙将军(上)
    莫千言跟在大队人后面,一直到晌午才停下来。此时已离开国都十数里路,到了郊野。
    一行人草草休息片刻,便又再次上马赶路,这一次,比前面快上许多。直到傍晚,莫千言骑在马上远远地就看见了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他仔细瞧去,发现这是两个方阵。
    这是长月国的一万轻骑外加三千重骑。四万步兵军团与辎重粮草部队已经在指挥下早两日向北出发。
    莫千言正骑在马上,忽然看见一骑迅速朝自己赶来。
    “少将军,莫将军找你呢。”来人是传令官,这一声少将军倒是让莫千言心里一乐。虽然身为国尉将军之子,可是这少将军之称离莫千言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传令官也是戏话,自然捡好听的叫。
    莫千言被一称呼,也不肯落了面子,行了个礼,便驱马上前找莫世虞去了。
    莫世虞见莫千言赶了过来,示意他跟着自己,然后策马向一旁的一小支骑兵队伍赶了过去。莫千言这才注意到,原来在一旁还有一支小队伍,不过八九人,为首一人着一身墨色铠甲,身形瘦削,面相也白净,倒像个文官一般有一股儒气。那人遥遥骑在马上,见莫世虞来了,才从马上下来。
    莫世虞下马,行了个礼:“周将军,军务繁忙还要劳你亲自前来,莫某当真过意不去了。”又回头对莫千言道:“见过陆将军。”莫千言闻言,也躬身行了个礼。
    “呵呵,莫将军哪里话?你给我虎牙军派遣良材,我还没谢谢将军呢。”周楚笑呵呵说道,一脸客气之色。
    “犬子性劣,还望周将军多费心了。”
    “莫将军为国征战,周某钦佩之极。至于令公子之事,我虎牙军虽不是什么名动天下的精锐,但也不会误人子弟。”
    “有周将军此话,我就放心了。那莫某先走一步,告辞!”莫世虞翻身上马,对莫千言道:“周将军国之将才,你跟在陆将军身边,定要收心勤学,不然定饶不了你!”
    “是。”莫千言答道。
    莫世虞对周楚行一礼,驱马疾驰而去。莫千言望着一骑烟尘渐行渐远,最终融入黑压压一片军阵之中,心中却突生一股别离伤感来。再如何说,那个人也是自己的父亲,莫千言突然发现自己憋了一晚上的气突然都消散了。
    周楚见莫千言出神,也没有提醒,只待他回过神来,才笑道:“少将军,我们走吧?”
    莫千言闻言一愣,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周楚也这样称呼自己,看上去倒是挺客气的。看来这个周楚也是要看自己父亲面子的人,自己在虎牙军里可能会容易一些。周楚却没有再说话,只是上了马打马便去。莫千言见了,也上马跟着去了。
    
    虎牙军的营地在长月国边境,看似是野战军编制,实则有监督之职。大昱分封十二国,每个诸侯国边境都会有一支军队,一共十二支。这是大昱建国之初开国皇帝定下的规矩,是为了防止诸侯国生有贰心。
    十二支野战军隶属皇帝,听命于中央议军堂。军队设统领一人,领三等将军之职;设监军一人,领御史郎之职。虎牙军满编三万人,一万骑兵,两万步兵,但是供给由诸侯国提供,所以并没有太大威慑力。
    莫千言一路疾驰,来到了虎牙军的驻扎地常明山麓。从辕门进了军营,周楚一路不停,直奔主帅营帐去了,而莫千言被拦了下来,军令官让他下马,又将他带到了后勤处,领了军服等物什。
    之后莫千言又被带着在整个营地里转了一大圈,大体了解了军营的布置,哪些地方能来,哪些地方不能来,日后该怎么做,做什么,都有人给他讲明白。
    忙活完了一圈,已经是夜里时分,军令官便让莫千言去休息,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参加虎牙军的训练了。
    莫千言来到了营帐,这时用过饭的军士们都已经回到了这里,莫千言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这些人,才发现这些人竟都与自己差不多的年龄。都是少年军士,气氛自然活跃了些,有人看见了莫千言,便知道他是新来的,上来与他搭话。
    莫千言倒是不怕生,除了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倒不是他故意有所隐瞒,只是初来乍到,他不想将自己的身份拿出来挂在嘴上,好像是炫耀什么一般。但令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些少年军士也都没有说自己的来历,好像一种默契,不过莫千言也没有多想。
    闹哄哄一阵后,军营里响起了打更声,已经到了要入睡的时候,这些人全都躺下不再说话。
    次日天还未亮,一阵紧急的号声吹响在营地内,营帐里的军士匆忙起身,往外赶去。莫千言跟在后面,来到了校场上。这是个专门为少年军设置的校场,供少年军训练用。少年军一共有五千人,分为一千骑兵,四千步兵。他们训练时会同真正的虎牙军分开,以免发生混乱。
    队列整合完毕,军官指挥着队列绕着常明山麓跑。莫千言在队列中行进,一直跑到晌午,队列才跑回到了少年军的校场。莫千言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浑身上下都是汗水,黏糊糊的让人难受。虎牙军的军服不算轻,这样的路程跑下来,对莫千言来说确实有点犯难。
    好在他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有在第一天的时候就丢人。想起莫世虞当天骂他的那些话,莫千言心里有些难受。自己从小就跟着父亲学武,虽然没有得到父亲的评价,但是自己心里一直都很满意的。可是到了今天才发现,这些远远不够。
    稍作休息,队列在军官的指挥下又变得整齐。这时候站在队列里的莫千言看见周楚着一身白袍,慢悠悠地来到了校场上。
    虽是春日里,正午的时候日头也有些毒了,跑了那么远,莫千言有些坚持不住。这时正在围着队列逛的周楚看见了莫千言,随即一笑,便招了招手,让莫千言上前一步。
    莫千言见了,虽不知周楚何意,还是走上前去。
    “莫千言,告诉我,来虎牙军,想不想做将军?”周楚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
    莫千言一愣,没想到周楚会问这种问题,他犹豫了一下,道:“自然想做。”
    “放屁!”周楚却忽然脸色一变,骂道,“你连做将军都要犹豫一下,还指望你能做什么?你以为想做将军就是有抱负?告诉你,在军队里面,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服从我的指挥!你要是做了将军,那我做什么?”
    莫千言脸涨得通红,不知为何周楚会变作这个样子,昨天还客气得很,今日却令自己难堪。莫千言听见身后那些人笑出了声,气急反问:“那我就不能做将军吗?”
    “当然能。”周楚晃了晃脖子,“你老子是长月国大将军,凭借着这个身份,给你在朝中谋一个将军职位肯定不难。”
    “将军难道断定我凭自己的本事就不能做将军?”
    “那是自然。”周楚笑了笑,“别说做将军,就你的本事,连我麾下的虎牙少年军里的人也比不上。做将军?恐怕是做梦将军了。”
    莫千言身后的少年军士哄然大笑起来,让莫千言顿时感到局促难当,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努力睁着眼睛盯着身前的周楚看,好像要把他看穿一般。莫千言细长的眼睛里闪动过一丝光芒,周楚笑眯眯地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却突然动了一下。周楚知道,那眼中除了愤怒、委屈之外,竟然还有贪婪,真是有趣。
    周楚摸了摸下巴,挥了挥手,队列里的笑声都静了下去。
    “想要做将军,先学会上阵杀敌再说吧。跑这一圈连站都站不稳,还谈什么本事?”周楚转过身去,“我实话告诉你,这五千人里没有一人身份普通,可是我肯定,他们都比你能吃苦。他们是我的兵。”
    周楚慢慢走远,过了一会儿,军令官过来解散了队列,众人都匆匆忙忙去吃饭休息。莫千言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人潮涌动,恍然间有些不知所措。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要成为一个能被父亲看得起的人,可是到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是一个被父亲护着的孩子而已。
    他心里突然间充满了一种不甘,像一口井,深不见底。
    
    “上!上啊!”校场上乱哄哄的吵成一片,人们围成一个圈,不住地对着圈里的两个人大声喊着。
    今日虎牙军有半天的休息时间,所以头半天的操练就例行变成了斗武,输的人会在下午的时候请赢的人喝酒。据说这个规矩是很早时候立下的,就连周楚刚做这一任虎牙将军的时候也没有强制把它废除。这斗武延续下来,倒是激发了这些少年军士年少斗勇的豪气。
    今天对阵的是莫千言与秦伯未。好像是商议好的一般,众人将莫千言推出来,明显是要欺负新人。
    莫千言已来了一个月的光景,对这些规矩也都熟悉,倒是不在乎他们将自己推出来与秦伯未比试。他撸了撸袖子,盯着离自己不远的秦伯未。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真正可以和自己对抗的人,现在看来,以前他和龙灿在一起跟那些纨绔子弟打架真的像孩子闹着玩一样。
    秦伯未年龄与莫千言相仿,力气却比莫千言大,而且身手矫健,完全不是莫千言以前遇到的那些人可以相比的。虎牙军。莫千言又在自己心里念了一句这个名字,眼睛却是一闪,秦伯未的身子已经像豹子一样扑了过来!
    莫千言一闪身,躲过秦伯未的攻击,转身就朝秦伯未所在猛踢一脚。秦伯未急忙收势,抬臂阻挡,“嘭——”的一声,莫千言虽然踢中了秦伯未,力道却被挡了下来。秦伯未趁此时机一个猛冲,拳头照着莫千言的胸口攻了过去。莫千言见来不及避开,双手握拳挡在胸前,想学秦伯未的样子硬挡下来。
    可是未料秦伯未力气大得很,一拳过去,硬生生从莫千言两只手中间穿过去,击在了莫千言胸口。莫千言低喝一声,倒退数步,方才卸掉那股大力。
    这一下虽然被挡了下来,却令莫千言破绽百出。秦伯未见时机甚好,也不停歇,再吸一口气,一个长跃就来到了莫千言面前,攻势又要展开。莫千言立足未稳,见秦伯未又要攻来,大叫一声:“停!我认输!”
    周围喊叫的人都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千言,就连秦伯未也未料到莫千言会来这么一句。
    莫千言没理会众人:“不就是要分个高下嘛,我承认我不如秦伯未了不就成了?大家就是在一块玩玩嘛,知道自己要输了还要硬撑,我可不是这种傻子。”
    

    
[url=http://boyanjs.blog.163.com/]沂州旧馆[/url]
离线xtymr
发帖
62
贝壳
76
威望
13
鲜花
0
臭蛋
0
金币
6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1-10-17
呵呵,不错








banjiagz.com 广州大众搬家公司
离线~翼~
发帖
5
贝壳
30
威望
10
鲜花
0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1-10-28
  
离线古巴新娘
发帖
5
贝壳
21
威望
10
鲜花
0
臭蛋
0
金币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1-11-14
感动得我泪流满面
快速回复
限66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